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父親的漁網


在我家老宅的雜物間內,掛著壹張陳腐不堪的漁網;壹張浸染著父親艱辛與汗水的漁網。它曾陪伴父親走過無數的風雨泥濘,讓清貧的壹家得到恩惠。看到它總讓人有壹種撫今追昔的感慨,仿佛在它身上還能找到昔日的影子;仿佛在它身上還留存著歲月的余溫,所以父親壹直舍不得將它扔掉,只是讓它靜靜地待在閑置角落,讓疲憊的夥計永久地休憩。

我的村莊位於孝感東部壹個三鎮交界的低窪帶,村東有壹條細流清淺的小河,村西有壹條蜿蜒曲折的大河。也不知何年何月兩條河在村前的窯水灘相逢,匯聚壹灣向南奔去。河水滋潤著沿岸的土地,也孕育出河水壹般清靈的人們。每年雨季到來,河面水位上漲,洪水流經之處自然魚兒泛濫,也因此歷煉出壹批又壹批的捕魚能手,於是就衍生了壹段父親和漁網的故事。

父親出生在新中國解放的前壹年,他經歷了百廢待興的年代,趕上了三年的自然災害,在這個古老寧靜的村莊,父親渡過了他清苦的年少時光。父親從小腦瓜靈活,什麽活計看上幾次就能上手。那時侯,爺爺有壹張漁網,每逢洪水過境就到河邊撒上幾網。這等捕魚趣事自然少不了父親的參與,他接過爺爺手中的漁網,憑著壹股子年輕氣盛,遊戲壹般在河面掀起壹片片激揚的浪花,從此父親就和漁網結緣。

那些年,父母在生產隊靠掙工分養活我們壹家五口,去除日常開銷,辛辛苦苦壹年下來也余積不了多少錢,日子過得也就緊緊巴巴。於是父親扛起了爺爺的那張破漁網,在不耽誤出工的前提下,早起晚出去河邊撒網捕魚。雖然會趕上枯水季節,但只要出外總能捕獲三兩斤小魚,再拎到村裏相對殷實的人家,換上幾張毛票,以此緩解壹下日常柴米油鹽的開支。趕上河間水漲,父親的收獲則相對豐盈,每回捕到的魚總能將魚簍裝滿,第二天再拎到附近集市賣掉,換回壹些雜用錢和生活必需品。趕上家裏的菜地青黃不接之時,父親也會扛上漁網,沿著河邊轉上壹圈,吃飯時餐桌上準能出現壹碗大小拼湊的紅燒魚。許是我年少時吃過了太多的魚,以至於長大後對吃魚就不感興趣了。

聽父親講:在八十年代初,壹張漁網的價格差不多要賣到十元錢左右。在那個經濟閉塞的年代,那可是壹筆大的支出,所以父親壹直沒舍得置辦,只是將爺爺的那張破漁網修修補補繼續沿用。大概在我小學畢業前後,父親才有了壹張自己編織的漁網。這時候的農村早已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父親手頭有了富余資金,也有了更多的空閑時間,於是這個願望才得以實現。

那年春節過後,父親從集市買回幾斤尼龍線和壹小袋沈甸甸的錫墜,趁著農閑和晚上的功夫加緊編織。記憶中那段時光總是陰雨連綿,父親閑坐堂屋手握竹梭,遊龍壹般在網上來回穿引。而我和弟弟則無處可去,索性就搬個木椅坐在父親身旁,聽父親講村中古老的故事和壹些做人的道理,順便幫父親將成捆的尼龍線繞成壹團團小球。父親常跟我們講:“天道酬勤,懶困孤城,行動三分財,坐吃山也空。”煙雲流轉,時過境遷,父親那弓腰織網的身影疊合著久遠發黴的故事已深深印刻於我的腦海,他那些簡單樸實的道理也成為我受用壹生的警句箴言。

斷斷續續幾個月下來,父親的漁網已初具模樣。連上甩繩,掛上錫墜後,為了讓網絲變硬,達到不粘連的效果,父親不知從哪弄來壹盆新鮮豬血。他將漁網下半部分在豬血裏浸泡壹番,再用壹根粗大的竹竿支起漁網在太陽下晾幹,壹張漁網才算真正完成。

雨季如約而至??——小河漫溢,大河湯湯。趁著雨歇的間隙,父親身裹塑料布,腰系麻繩,卷起褲管,光著腳丫,神情亢奮,漁網上肩。我則帶上雨具和魚簍緊隨父親身後,壹起朝著河邊趕來。往往這個時候,河邊早有辛勤蹲守的打漁人,他們沿著彎彎的河岸線稀疏散開。碰到熟人,父親會遠遠地招呼壹聲,或三步兩步走近跟前,用手掂量壹下對方的魚簍,再詢問壹下魚訊的狀況,然後開始隨流順勢撒網。

在我的印象裏:父親的網總比別人撒的要開,落水更圓,判斷魚兒的方位更準。父親緩緩拉起壹網,然後蹲下身子,用胳膊肘將漁網壓在大腿上,壹手有序地抖動著網兜,將網內的雜物及魚兒倒在地上。而我則快速地將壹條條活蹦亂跳的魚兒拾進魚簍。壹網上來總會兜住幾條參差不齊的魚兒:什麽鯽魚、黃鯝魚、黃顙魚、白條魚還有小鯉魚等,都是網中的常客。有時侯,我嫌某些魚兒太小,就隨意棄置壹旁。父親則耐心教導我說:“不管魚兒大小,都是用力氣拉起來的,人要懂得的珍惜,要學會勤儉節約,東西多趕不上日子多,拾檢壹番又是壹盤下飯菜,總比吃蘿蔔白菜要有營養。”那時年紀尚輕,不知柴米貴。長大後走上社會,才真正讀懂了父親的艱辛與不易。

偶爾父親的網裏也會打上來幾只鴨蛋,因漲水之前河套裏總會有來來往往的趕鴨人。如果是顏色清透型,我就留下來回家做菜吃。如果質地渾濁型,我就在河面瞄準壹個漂浮的靶子,遠遠地將鴨蛋投射過去。撞上河邊溝渠有逆流而上的魚群時,父親會迅速將水渠的入河口用漁網堵住,從而截斷魚兒的退路,而我則跳進上遊水渠興風作浪驅趕魚群。總有驚慌失措的魚兒在腿邊來回亂撞,抓得我們手忙腳亂,顧此失彼。折騰幾個來回之後,父親收起漁網,這時網底總能兜起壹堆成色相近的魚兒。回到家,父親拿出壹個註滿清水的大盆,將鮮活的魚兒倒進盆中養起來,待到第二天趕早集好賣個好價。然後取出竹竿斜搭在堂屋,將濕漉漉的漁網晾上才算放心。

趕上第二天天氣晴好,父親也會帶我去趕集賣魚。當東方微微露出壹線魚肚白時,父親已將昨天捕獲的魚兒裝進了竹籃,再放上壹桿小秤,然後催促我幾句轉身就走進迷蒙的霧紗之中。我匆忙喚上家裏的大白狗,借著微亮的晨曦,踩著露染的小道,隨著父親大步流星向集市趕來。到達集市已是天色大亮,父親在菜場隨便選個地點,鋪上編織袋,按魚兒大小分類擺好。不壹會就有人光顧,因我們的魚兒新鮮,價格也合理,魚很快就能賣完。接著父親會買上壹些豬肉和醬菜之類的食品,置辦齊全後再找個街頭小攤壹坐,叫上壹堆剛出鍋的油條和肉包,再來兩碗熱騰騰的餛飩,讓我美美地打回牙祭。平時父親總是精打細算,但只要帶我趕集,他總怕虧待我似地,每次想吃什麽都會盡量滿足。吃完飯我會嘻嘻哈哈纏著父親,硬從他手心抽出幾張毛票,壹頭鉆進路旁的供銷社,選壹本自己喜歡的小人書。然後樂滋滋沖在父親的前面,迎著冉冉升起的朝陽,壹路歌謠往家趕去。

等我再大點時,打漁跟班的任務就落到弟弟身上。只是越往後,河裏的魚兒也越少。但父親的熱情絲毫未減,依然執著守望著這片河道,用他的漁網圈點著壹個個美好的明天。曾幾何時,河道裏出現了許多用電捕魚的人。這種捕魚工具強悍霸道;點到之處,魚兒齊刷刷翻轉肚皮漂出水面,只可惜連魚苗也未能幸免。更有甚者居然用農藥捕魚;他們將農藥灑入上遊河水,藥劑順水漂散,流經之處魚群必遭滅頂之災。壹只只大小不等的魚兒靜臥水底,形成壹條長長的死魚帶,著實令人痛心,讓人憤慨。不容魚兒繁衍生息,各種手段輪番用盡,河面上已很難見到往年撲騰的魚群了。這個時侯父親再扛網出去,已沒有太大的收獲。即使洪水來臨,所捕到的魚也不及從前的兩成。於是父親開始嘗試做點別的小生意,以拓寬收入渠道。但每逢大雨過後,他還是會扛著漁網到河邊溜達壹圈,或許是出於壹種習慣的使然吧!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兩條高速公路在村前的河道上交叉而過,形成了壹個巨大的環形轉盤,從而覆蓋了大部分河道。為了便於公路大橋的管理,河道周邊被鐵絲網牢牢封閉。自此,河流冷清,父親的漁網也歸於沈寂。近些年,每到雨季,河道的水位已沒有了從前的漲勢,保留漁網的人家也越來越少,岸邊的捕魚人更是寥寥無幾。只有壹些趕鴨人依舊會常來常往,伴著幾頭悠閑的水牛…

父親用他的漁網詮釋了壹個鄉下普通農民面對困難,迎難而上的勇氣與決心。他秉承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為了壹家的希望,傾註畢生心血。憑著壹股永不服輸的勁頭為全家保駕護航;用他的善良與智慧為我們撐起了壹片藍天。如今父親老了,身體壹年不如壹年,已掄不起那張笨拙的漁網。但他依然樂觀地面對生活,暢想明天,就如他所說:“過去雖然艱辛,但艱辛也磨練了我們堅強的性格,賦予了我們壹種前進的動能,豐盈了我們人生的內涵。現在時代變了,日子壹天比壹天好,曾經那麽多的困難都挺了過來,我們沒有理由不去好好珍惜今天的壹切。”

壹張閑置的漁網牽引出沈寂多年的往事,它見證了壹個時代的滄桑巨變,留給壹代人難忘的記憶。歷史在前進,生活在提升,思想觀念在轉變,家鄉的父輩們或許再也不用付出這種艱辛的勞動去換取微薄的利益,更多的只是把它當成壹種樂趣,壹種消遣,壹種懷舊方式。但他們曾經的那種勤儉持家,任勞任怨的優良作風值得我們做兒女的壹生銘記和傳揚。記住曾經的苦樂年華就是在留住我們心底的那份本真:就能找回壹種流逝的情懷,回歸壹種簡單的寧靜,永葆壹顆虔誠感恩的心,在未來歲月壹路且行且惜……
PR

選擇那件讓妳感到痛苦的事情,妳就能超越自我

生活中我們時刻都會面臨著選擇。有的時候選擇很簡單,比如地上有壹張100元錢和壹張10元錢,妳會選擇哪張?如果是個正常人都會毫不猶豫的做出正確的選擇——當然是兩張都撿起來。可是,有些選擇並不是這麽簡單,比如說,此刻妳本來計劃著要去學習英語,而電視上正好播放著妳最喜歡的電視節目。妳該如何抉擇?

雖然妳對學習英語並不討厭,但是似乎電視節目的吸引力對妳更大壹些,於是,妳更傾向於先去看電視。這個選擇的過程中,妳選擇了那個比較容易的事情,看電視不需要妳動腦子,並且妳可以得到快樂。但是,英語呢?學習英語當然會給妳帶來壹些頭腦上的痛苦,要記憶單詞,練習聽力,多麽無聊啊。看電視多好啊,又不用費腦子。

但我要說的是,如果妳真的想讓自己的實力提高,妳必須逼著自己選擇那件讓妳感到痛苦的事情。為什麽呢?通常我們選擇逃避壹件事情,大多數是因為這件事情我們做的並不好,或者說我們並不擅長這件事情。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的不足,然後勇敢面對自己的缺點,努力去彌補,這樣才能提高自己的水平。

選擇去做容易的事情是人類的天性,這是壹種自我保護機制,可以讓自己保持更舒適的狀態。但是,這種保護機制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我們的發展與提高。當我們克服種種誘惑,選擇那件較難的事情,我們會感到很痛苦,但是良藥苦口利於病,當我們做完壹件令我們感到痛苦的事情,我們會成長很多。

有很多人問我如何進行自我提升,我想選擇那件讓妳感到痛苦的事情,並且耐著性子把它做的很好,就是對自己的壹種超越。每天我們都會面臨著無數的充滿誘惑的艱難選擇,我們是否能夠看清楚那些選擇本質?

拖延,猶豫,畏懼這些令我們困擾的問題怎麽解決?答案就在於我們自己的選擇。當妳選擇那些令妳感到痛苦的事情,妳對拖延說了不,妳對猶豫說了不,妳對畏懼說了不。當妳壹次次的對這些缺點勇敢說不的時候,妳就是在超越自我。每天的選擇都是在對蒼天大樹的壹次砍擊,即使每壹次微不足道,但是日積月累,妳的意誌力會像肌肉壹樣逐漸成長變得健壯。

當我去實踐這個簡單的道理時候,我失敗過很多次,有的時候我不得不屈服於另壹個自己——那個好逸惡勞的自我,也為此感到愧疚和shame。但是,我不會放棄努力,戰勝自己,並不是壹個光靠嘴上說的就能完成的,其中包含著壹次次痛苦的抉擇和壹次次的舍棄。在成長的路上,我們會遇到很多選擇,選擇那些讓妳感到痛苦的事情,會讓妳更好的成長。

下壹次的選擇:英語 OR 電視?這取決於妳對自己的將來有怎樣的期待。每壹次選擇,也許就是壹個蝴蝶效應的開始。

农家酱儿香


在东北这地方,农家大酱是每家一日三餐桌上不可缺少的常吃菜,特别是到了青黄不接的冬、春两个季节,是最难捱的苦春头子的时候,没有别的青菜下饭,炸点鸡蛋酱,辣椒酱,弄点存储的毛葱、大葱、萝卜啥的.吃起饭来就格外香甜!大酱,是农村人一顿不能少的就饭的菜了。

我在城市里住了几十年,即使是现在,家里仍然保持着自己下大酱的习惯。市场超市的大酱品种虽然挺多,但都不如自己家做的大酱好吃。家里下的大酱颜色正,如鸡蛋黄般黄样样,颤巍巍的,气味芳香,打老远就可以闻到,挑逗食欲。

大酱可以生吃,夏天大热的天,小米饭泡上凉水,去小园里摘根黄瓜,薅棵大葱,从酱缸里舀一碗酱,坐在树荫下吃一顿,别提该多舒服了。不喜欢吃生酱,打个鸡蛋或者跺点肉丝儿,弄点小白鱼、虾之类的,炸一碗熟酱,喝碗放大芸豆煮的大喳子粥,肯定比你吃香格里拉的饭菜香。还有……,我不说了,有点淌哈喇子,哈哈!

我小时候在农村住,母亲死的早,下大酱的活就是嫂子。嫂子大我十多岁,每年下酱的时候,我都在一边看,那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每年的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刚过,家家户户就开始挑下酱的黄豆了,各家把吃饭用的炕桌子放在炕上,一头用坯头垫高,桌两边用木板或者什么东西挡起来,把豆子放在桌子高的一面,黄豆就从高处往下淌,下边用盆接着,这样完整的园的豆粒都流到盆里了,破损的就留在桌子上了。挑好了豆子,把豆子用水洗干净,在做饭的大锅里升上火,填上水开始烀豆子。黄豆一般用慢火烀七、八个小时,酱豆就烀好了,这时候满屋子的豆香。非常好闻。黄豆烀好后,开始用杵子酱豆弄碎,做成一块块的像四四方方如早年绣花枕头般大小的酱块子。用干净纸包严实。放在阴凉处发酵。大约过了四月初八以后,酱块子上长满了白毛,开始下大酱了。首先要把酱块子掰开,把白毛刷掉.掰成很多小块在阳光下晒着。然后一定的盐水的比例,把掰好的酱块按一层盐一层酱快下到缸里。最后用干净的沙布蒙在缸口上,等着酱发。从下完酱开始,嫂子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给酱缸打耙。酱耙是一根一尺多长的木棍,头上安一块方形的木板做成的,打耙时.嫂子手握木棍,上下提动.随着酱耙的搅动.酱块子越来越小,酱越来越细,酱味越来越浓。

农村的酱缸都安在南窗户下,一个是因为可以随时看得见,好管护,另一个是阳光足,有利于大酱发酵。为了防止雨浇,都扣上伞状的铁酱帽子。就是现在,你走进农村家家户户的窗户下基本都是大酱缸,形成了一道别具特色风景线。在大酱发酵时候也是有讲究的檸檬魚子精華,一般在酱帽子上系一个红布条,怀孕的和身子不利索的妇女是不能靠近的,如果“冲”了,酱就变味了。这也成为了妇女们的自觉行动了。

嫂子曾经对我说,大酱是有灵魂的,有灵性的,同人气的。你糊弄它.它就糊弄你。每年下酱的日子里,左邻右舍家家都飘着豆子发酵的清香,那中香味甜在农家人的心窝里。谁家下酱晚了点,酱豆发酵过了头,酱的气味就会发臭,大家都叫它臭大酱。臭大酱味飘出,左邻右舍的都说这家的女人不懂节气,不勤快。那个时候人们的生活都困难,大酱是一年离不开的菜。谁家下酱豆发过了头,又舍不得丢掉,就只好吃一年的臭大酱了。

大酱的好坏也成为了每个家中的女人形象、品德的象征。谁家的大酱好吃,谁家的女人基本是贤惠、勤快的。有的小伙子找对象也要先打听一下姑娘家的酱臭不臭,要是臭了,说这家的姑娘懒.家务活也一定不干净,将来过门也会随娘家的根儿。这个理,我还真体验过。前些年,我经常下乡,也吃过百家饭的“派”饭,尝过千家酱。大酱,一家一个味道,有的香,有的酸,有的咸,有的淡,还有的说不出来是啥味道。有很多的人不吃别人家的大酱,不是这个人“各路”,他有他不吃的道理。

在城市住以后,没有大锅烀酱了。都是农村的亲戚给送酱块子,我和妻一起下酱。别说,俺家的酱还真味道纯正,好吃。不但吃的香,更美的是享受下酱的減肥運動过程。

大酱有灵魂的,有灵性的,通人性的。是啊,世界上的万物也都是有灵魂的,有灵性的,只要你好好地待它,它就会好好地报答你。嫂子的话,我一直这样地想。

火星自述


我就是火星,太陽系的第四顆行星,你總該記得我吧,你們生活了幾千萬年的地球可是我的孿生兄弟。

也許你會不相信,那就讓事實告訴你吧:我和地球同樣有一年四季的變化,同樣有高山、峽谷和白雲,同樣有南北兩極白色的冰冠,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量膚訂製,相差無幾。

可是,我的好兄弟——地球,如今已是興旺發達,充滿了歡聲笑語,再看看我,荒涼寂寞,只有沙塵暴、龍捲風呼嘯的聲響,一線生機都找不到,我都快得抑鬱症了。

你也許會問,為什麼我和地球的差距如此之大呢?哎,那還不是因為缺少生命之源——水嘛!也都怪我長得太小,都快變成侏儒了,因而對物體的意大利滑雪吸引力也小得多。那些水份、氣體哪還用得著聽我的指揮,一群接著一群地集體大逃亡,管也管不住,所以,我才會成現在這個模樣的。

在你們眼中,我可是最神秘的,無數的人們為了我爭執不休,還發出了許多艘無人飛船。可關於我的身上到底有沒有生命存在,至今仍是一個謎。為此,我不禁有些得意,嘻嘻,想揭開我神秘的面紗,可沒那麼容易。

在我乾燥的表面,遍佈著紅色的土壤和岩石。我的土壤中還含有大量氧化鐵,由於長期受紫外線的照射,我土壤裏的鐵就生成了一層紅色和黃色的氧化物,除此之外,我的天空也是紅色或粉紅色的,跟我的兄弟——地球那藍寶石一般的天空相比較,別有一番奇特動人的美麗。所以,你們還稱我為“紅色的星球”。

現在,許多科學家仍在努力著揭開我神秘的兒童抵抗力面紗,也許,不久的將來,我也能和我的好兄弟——地球一般鳥語花香,生機勃勃呢!

依依落雪沁甄嬛


天剛暮,雪亂舞,半梅花半飄柳絮。

夜闌珊,心暖暖,又聽雪又憶甄嬛。

——題記

一場雪,柔美、靈動、飄逸,給人帶來了久違的香港遊欣喜。這場雪來的不驕不躁,一下就是好幾天,刷白了大地,染素了房屋,整個一銀裝素裹的冰雪世界,如同置身瓊樓玉宇。給自己一個浮想聯翩:若隱若現的亭臺樓閣裏一位婀娜多姿的仙子,映襯著繁星點點,夾雜著羌管悠悠,伴隨著落雪依依,演繹著一舞驚鴻······

你說,任憑絲竹管弦之聲再悅耳,怎比得上雪花飄落的聲音?你說,奈何山川河流之景再錦繡,可及得上雪花飛舞的美景?撐一柄紙傘吧,站在雪地裏,聆聽雪敲打傘的聲音,如翠鳴般爽朗;拈一朵雪花吧,站在雪地裏,欣賞雪花飛舞的美景,如柳絮般輕盈。給自己一份恬淡吧,在飄雪的時候,暖一杯奶茶,拈一朵雪花,聽一地雪落,笑一份純真。

你看那邊的人是否在吟唱:“天剛暮,雪亂舞,半梅花半飄柳絮。”你看那裏的一群人是否在做對∶“白雪紛紛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風起。”你看那個人是否在讚歎:“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你看那個人是否在對著萬裏河山大呼:“北國風光敏感皮膚,千裏冰封,萬裏雪飄。”你又看,倚梅園裏是否有一個女子手提燈籠在匍匐前進,暗暗許願:“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大家可還記得,依依落雪映著紅梅簇簇,疏影橫斜,暗香浮動裏,一名為甄嬛的女子。

原本是一個待字閨中的千金小姐;原本是有著所有女子“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的美好心願;原本純潔美好,有著詩意情懷的少女;縱使世道無情,依然是一個幽居無寵、心地善良的常在;然而在那個腐敗的後宮中,終究捲入了無情無盡的宮廷傾軋算計之中了,終究被蹂躪的步步為營、陽奉陰違。

如果說《甄嬛傳》是一曲抒發後宮女子命運的悲歌,那它也是一篇弘揚真善美的詩篇。

我猶記得在那個風雷交加的雨夜,四郎為嬛嬛捨下世蘭,嬛嬛說:“即便四郎不會永遠待嬛嬛這樣好,嬛嬛聽了,也覺心安。”只是我忘了後來的“菀菀類卿”。那年四郎死去的那夜,她一頭冰冷珠翠,一身錦秀華衣,把手放在死去的皇帝眼上說:“四郎,那年杏花微雨,你說你是果郡王,或許從一開始,便是錯的。”

我也記得嬛嬛在淩雲峰命懸一線時,允禮的奮不顧身。在那張合庚喜帖上二人琴瑟和諧,永結連理。在造化弄人時,允禮竭盡全力,惟願護嬛嬛周全。終於允禮死去,那夜,映著一屋合歡花,嬛嬛捧悲絕碎心,一臉慘痛淚水,將臨死的允禮緊緊摟在懷裏說:“淩雲峰一別,已是終生大錯,我求你,你別再離我而去,我不願呆在宮裏,你帶我走啊。”

皇上,你說你唯愛純元,可是或許連你自己都不清楚你對甄嬛的情早已勝過純元百倍,正是這樣的鍾情斷送了你與嬛嬛的情。“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的感情的卻是我們所嚮往的,但若是老天再給我們一個機會的話,不如憐取眼前人。請記住,若愛,請深愛。允禮,下輩子,你一定要走快一些,深愛,就不要再錯過。

曾豆蔻年華的她,許下心願,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可最終癡心錯付愛情難守,親人好友都先它離去,二十七歲已承受生命超重。哀家甄嬛,本該如花似玉,燦爛綻放,溫和從容,歲月靜好,可究竟捲入了無情無盡的宮廷傾軋算計之中了,終究被蹂躪的銅鑼灣 Hair salon步步為營、陽奉陰違。但我還是喜歡嬛嬛。

因為她會在餘氏死後為她抄經念安;會為皇上的疑心而傷痛;會為眉姐姐幽禁而從夜半驚來;會面對華妃步步緊逼,說出“能不能容下是娘娘的氣度,能不能讓娘娘容下是嬪妾的本事”的不畏淩辱;會為見識了皇上的“菀菀類卿”而爆發出“這些年的情愛與時光究竟是錯付了”的肝腸寸斷;會為笑裏藏刀的陵容逝去而流露出掩蓋不住的悲傷……在我心中,她不是一個貪慕榮華富貴的女子,亦不是個善耍心機手段的深閨怨婦,她是她,她始終是她,一個希望親友平安,一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個會哭會笑愛玩鬧的嬛嬛。

少年時,杏花疏影裏,天真爛漫,為謙謙君子所戀,心在帝王處,是不知世事莞貴人。

青年時,陰謀詭計中,成熟穩重,情系儒雅果郡王,身在帝王處,是鈕祜祿氏熹貴妃。

中年時,青燈古佛前,高貴大氣,願子孫延綿不絕,人在深宮中,是高處不勝寒太后。

依依落雪,你為何這般纏綿,你也是在懷念著嬛嬛吧,不然,怎麼會一寸寸的沁在空氣中呢?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