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肌膚補水大作戰】 Suisse Reborn Hydro Booster 擊退乾燥皮膚及乾紋

【肌膚補水大作戰】 Suisse Reborn Hydro Booster 擊退乾燥皮膚及乾紋

乳鐵蛋白適合於什麼樣的寶寶

Suisse Reborn是瑞士的一個著名的奢侈品品牌,該品牌特別關注人類肌膚的保養與修復,故而推出了多種效果顯著的系列護膚保養品,為廣大的愛美人士送去了福音。


肌膚缺水是導致肌膚面色不水潤與肌膚脫皮的主要原因,而要想改善肌膚的這一狀況就必須要使用效果顯著的肌膚補水系列產品,前一段時間我試用了Suisse Reborn Hydro Booster產品令我感到十分的驚喜,這款超級水分補充精華含有天然的活性植物精華,並且還含有多種維他命和高效的保濕因數,可以深入肌膚的底層為肌膚細胞送去充足的水分,對於肌膚的深層滋潤肌膚效果明顯,更重要的是可以改善了我的皮膚的乾燥和缺水以及幹紋問題,使得我的肌膚變得光滑、水嫩、透亮。


如今市面上銷售的補水系列產品種類繁多,品牌更是五花八門,那麼選擇Suisse Reborn Hydro Booster純天然成分,對於身體完全無任何的副作用,不含低廉的添加劑成分,其品質經過了包括我在內的無數的使用者的青睞,也希望更多的愛美姐妹們可以親身的體驗一下該品牌產品的品質,保准一定會令所有使用者滿意。

PR

那就是我們的幸福

如果可以,我會用我一輩子的時間去走遍全世界;而你,是否可以奉陪到底?
  我想,人生若只如初見,寧可相逢不相識,你有你的花好月圓,我有我的朗月風清。只要是在美麗的草原,則足矣。如今,這一地的流年,誰來收拾?問世間情殤,花凋無聲,但見紅顏灑淚,葬沒於塵埃。一個人徘徊在往事的阡陌,落花滿衣,草色青青,唯剩自己在那迷離留念,走不出自制的銅牆鐵壁。
  我一直勸自己不要去想起,可是依然會在陽光下慢慢地把想起。想著陽光下的身影,總讓我癡迷,讓我醉倒。柔柔的思念輕輕敲擊著歲月那或深或淺的痕跡,暖暖的情懷慢慢感染著無邊的夢境,終究,夢裏夢外都逃不開一個“情”字的糾纏,無論這是怎樣的情。
  突然開始想念你的的臉,想念你暖人的微笑,心底驀然升起一種想要立刻見到你的衝動。想念那種暖暖的,嫋嫋炊煙朦朧與飄渺的感覺!我一邊打字一邊慢慢細數那些過望的點點滴滴,我知道這樣沒用,但是真的……傷心!我是愛了,真愛了!我仰望星空,浩瀚的蒼穹裏,牛郎星與織女星,遙遙相對,癡癡的守望著一個又一個無悔的千年,在歲月滄桑的眼眸裏,永恆定格淒美無比的容顏!而我只能將這一切都寄託在唯一能接受我的筆和紙上,輕描淡寫的著我的悲傷!
  冷風穿過我的衣角,是這微涼的風融掉了我的思緒,拾綴破碎淩亂的心情,告訴自己,要努力幸福快樂的走下去,告訴自己,即使沒有你的世界我也一樣有自己的美麗,因為我知道,過望的過望,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我們人生所要經歷的一些片段,有很多總是註定的,我們無法去改變什麼,坦然面對,放開自己才是我要做的!
  雖然我不知何去何從,抬頭看天,流雲飛過一如往昔,如今只落得一紙秋涼一夜長,一杯思念一壺愁,舊事重提,我想,終究,我還是一個人,獨自走過熱鬧的人群,安靜的走完未完成的路,懷舊也好,留戀也罷,所有的一切都只有自己一個人慢慢品嘗,長路漫漫,不見頭,追逐的腳步一日日沉重,我已疲憊,只想棲息。夜幕下,至少還有一片屬於我自己的空間,我該知足了!
  親愛的,請你記得,不管現在或是以後,不管是傷,是痛,我們都曾深深愛過,都有甜蜜的幸福發生過。不去問永遠有多遠,不問天長地久能有多長多久,好好活在當下,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我們就能得到幸福;不需要去給幸福加上什麼定義,只要心裏覺得輕鬆自在就好。相信不管未來的日子的是誰陪在誰的身邊,只要我們能好好對待彼此!

山野時光之——五月的山谷


我喜歡山谷的五月,五月的山谷裏花朵兒開得正盛。我固執地認為:遠離了鮮花和泥土的生活就是遠離了我們賴以生存的自然氣息,這樣的生活是單調而又苦澀的生活。都市裏雖不乏春花秋月之美,單說那道旁路邊的野花吧,整日裏籠罩在灰塵廢氣之中,給人壹種病蔫蔫的感覺。遠沒有山野鄉間的花兒開放得絢麗多姿,帶著那種充滿自然野性的美麗而撩人興致。這樣的時日裏,我就會想念起山谷的五月卓悅假貨

我常常在山谷裏毫無目的跋涉著。五月的山谷裏涼爽的風刮過群山,掠過叢林,演奏著夏天的交響曲;五月的山谷,溪水快樂地在谷底流動,映照著松柏滿山的青翠;五月的山谷,百果滿枝頭,落花隨水終去也,火熱的夏天就要來了;五月的山谷,多情的黃鸝正用深情的歌唱呼喚著傾心的同伴,那是壹首我們永遠聽不明白的美麗而動聽的歌。

我常常跋涉在山谷的五月,流動的小溪引導著我毫無目的步伐,我時常會走進人跡罕至的深山幽谷裏:樹木成蔭、百草豐茂,無數的野花開放在碧綠的谷地上,五彩斑斕。我也常常會走到壹座生滿苔蘚的小橋上坐下來,那時我總會什麽也不想,讓心和身體閑下來,思想也變得寧靜澄澈起來。陌生的小鳥有時會飛到石頭的橋欄上來看我,我們都會感到很好奇吧?壹陣風吹來的時候,我會打壹個寒襟,是風兒又送回了我飄飛的思想和靈魂嗎?那時我想起了“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人生壹世,草木壹春。對於自然界來說,世間萬物的生命,本質是壹樣的卓悅假貨。花草樹木綻放自己的美麗奉獻給自然,人應當盡職盡責的努力工作來體現自身的價值。這樣的心境於我是頗為輕松自由的,這樣思想和閑坐的時候,多情的風往往會送來鮮花的清香,亦或是鳥兒們動聽的鳴叫。大自然這部書對人的身體與心靈的教益是永無窮盡的。

五月的山谷裏有兩棵樹,我常常會想起那兩棵生長的涯壁間的樹,我不知道的他們這樣默默地對望了多少年,在無數個春夏秋冬的風花雪月裏。松生絕壁,往往給人以奇絕堅韌之美;風擺柳絲,總令人感動著那裊娜的溫情;蘭生幽谷方能彰顯出孤高與清傲之姿。萬物各有其本性之美。北國的狂風暴雨、長河霜冷,可以歷練出壹個人堅強的品性。而漫步在湖光山色、細雨如煙的江南小鎮,也會給人以溫馨閑適的享受。我喜歡攀登在五月的山谷裏觀松之奇絕、柳之溫情。

文字是人類發明了寫在紙上的符號,樹木是生長在自然界裏同樣美麗的符號。只要有樹木就會有紙的存在承載著那些無盡美麗而動人的寫作。行走在大自然這部書裏,永遠充滿著神秘、誘惑和快樂。

人從自然中來,最終是自然的塵埃。人應當生活的自然,自然的生活;我生活的很快樂,我快樂的生活著。我願意接受寂寞,因為在寂寞的時候,我更能感受和發現自我。我不想擁有憂愁,在憂愁襲來之時,我喜歡聽聽大自然的天籟之音,亦或是讀壹篇我認為優美的散文,我以為散文的靈魂就是美麗。喝茶、釣魚、努力的寫作是我工作後的副業,即使這樣我也不常常寫作,只要是條件允許的時刻,我總是把時間消磨在藍天白雲、紅花綠葉的山野卓悅假貨,消磨在山谷的五月。

五月的山谷是燕子繞梁的呢喃,是壹樹的花開,是蜻蜓點水,是惠風和暢的暖,我喜歡五月的山谷。

又是壹年花開時


不知從何時起,我對春天的花朵已毫無興趣,卻對那七八月開的國槐花情有獨鐘。春天百花齊放,萬家爭鳴,對於不解風情的人來說,可謂是眼花繚亂,無所適從。唯獨夏天的國槐卻在了無花香的時節開放,從每年的七月到九月,它總是不階段的願景村 洗腦花開花落,讓人沈浸在漫長的花期裏。

在我看來,春天的花雖然開得姹紫嫣紅,令人應接不暇,卻花開得急,走得也急,未來得及欣賞其“廬山真面目”卻又匆匆的謝了。正如後唐李煜所說:“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春花總是經不起寒風的摧殘,但是又“無奈朝來寒雨夜來風”,哪像夏天的國槐,經歷整個夏天的風吹雨打,依然屹立風中,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整個夏天都能看到國槐花的身影,裝扮著炎熱的盛夏。

七月了,街頭的國槐花又陸陸續續的開了,這是我在這個繁華喧囂的北國之都所感到最慶幸的事。每當花開的時節,我總是喜歡在某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走訪那些國槐花最繁盛的街巷。每當我走在槐樹下的時候,總希望有壹陣風吹來,讓花瓣飄然而下,我就喜歡沈浸在花香之中,更喜歡槐花如雪飄下的感覺。

我不是詩人,無法用優美的詩句形容國槐花的美,但我卻喜歡它那淡黃色的花瓣,在壹瞬間“忽如壹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槐花香。”,讓人心曠神怡;我不是歌唱家,不能有動聽的歌喉去歌唱國槐花的美,但我卻喜歡風刷刷吹過的願景村 洗腦那瞬間,花瓣飄飄落下的畫面和那樹葉與風聲形成的交響曲;我更希望能成為壹個作曲家,將國槐花的壹切譜寫成優美的歌謠,讓它再所有人之中傳唱。

看著滿街的國槐花,不禁讓人想起家鄉的五月的槐花。同為槐花卻有不同的花期,難免會勾起人的思鄉之情。記得小學時,校園四周被槐樹包圍著,每到五月初,槐花就會陸陸續續的開放,雖然那時不知槐花美在何處,卻總是對那純潔無暇的槐花戀戀不忘,也和現在壹樣喜歡槐花像雪飄落的那瞬間。那些年代,我最怕的就是錯過花期,所以每當槐花盛開時,我總喜歡站在樹下仰望滿樹的槐花。春天的太陽並不那麽刺眼,但它的照耀之下,槐花卻顯得格外的晶瑩剔透;每當風來的時候,滿面花香,我竟陶醉在樹下,忘了上課的鈴聲早已響起;當花期就要結束的時候,我感到無比惆悵,似乎失去了什麽,但卻感覺從未擁有過。也就是那時候起,我越發喜愛槐花。

後來長大了,離開了家鄉,也離開了心愛的槐花。我曾幾度忘記了槐花的模樣,但在2008年的那個夏天,偶然邂逅了西北那座小城願景村 洗腦的國槐花,讓我又重拾了幼年對槐花的記憶,雖然它們屬於不同季節的槐花。隨後的日子,我壹直北京苦苦拼搏。在這麽壹個物欲橫流的城市裏,有人沈浸在三裏屯激情的酒吧裏;有人沈浸在自己如魚得水的政治權利裏;亦有人沈浸在滿目琳瑯的西單……而在北京能讓我沈醉的,只有每年國槐花盛開的地方。

現在,國槐花又開了,大街小巷都是,沁人心扉。掐指算來,離開故鄉已有七八載,無比思念。想起每次回家,到村頭總會看到壹些新的面孔,似曾相識卻不知何時見過。在我觀察家鄉別後的變化及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時,竟有五六歲的小孩問道:“妳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讓我不經想起賀知章“少小離家老大會,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雖然我為過而立之年,鬢毛也未衰,但每次卻無比惆悵與難過。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有些事是自己難以左右的,但我真希望有機會在來年的五月間回去,看看故鄉五月的槐花。如果天未遂人願,也只好等到七月,再看看北方的國槐花了。

微暖向陽


這是妳離開這個世界的第118天,不知這是第幾次從夢中醒來,手指觸摸溫熱的枕頭,不由得壹陣的落寞。

悼念,很沈重,也有著無數的美好。

打開落滿塵埃的過往,回憶在靈動的飛舞,沖擊著自己脆弱的心靈,然後層層堆積、變得深厚濃郁,最後又被現實擊倒得壹敗塗地,如此反復,是抑制不住的疼痛著。

站在陽臺上,真想歇斯底裏的大叫著,可是 看著樓下幾個歡快的身影,生生的忍住了。那是別人歡快的世界,我怎可殘忍地去破壞他們的愉悅。

猶然記得妳人生最後壹個元旦節,無盡的淒涼與哀傷。夢裏夢外,前塵過往壹幕幕的浮現眼前,妳說:我是妳身後小尾巴,走到哪4跟到哪,就連趕集也不放過;妳說,這個世界太美好,妳想活下去,看看它的美好;妳還說,大孫,妳煮的粥永遠是最好吃的.....妳說的我都明白,妳說這個世界太美好,是妳對生的無限渴求,是對這個世界的無限依戀,因為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事;妳說我煮的粥好吃,是因為它能給以妳溫暖...明明說好了不再難過的,可是又忍不住的硬咽了。

有人說, 忘卻,往深處想還真是壹種美德,與其日日為舊人放壹雙筷子,哀痛得不能自拔,還不如與逝者相忘於生活。但我不能說忘卻,我會習慣再也沒有妳的日子。

莊子曰:淡然無極而眾美從之。或許人生最美是淡然,壹切看得淡然美好皆紛踏而來。

倘若這個世界真有來世今生,那麽願來世妳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