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年月光景,瞬間隱沒紅塵


【一】

六月花開,凋落成泥。命運的脈象,牽扯著夏天的裙裾。就像一朵花開的光陰,欲要握住刹那,卻又在指縫裏,悄然溜走。你是我生命中不了的完結。一紙箋語,無法描畫歲月的荒蕪,卻只能點綴數日的憂傷。就好像一個夢,一個不老的夢,需要藏匿,卻又若隱若現。等待,成為另一年的春暖花開。於是,夢,破碎成影,飄渺無蹤。素心若簡。一直以為,用簡單的方式行走在茫茫紅塵,且不管世俗眼光。一任流年落落,畫一場俗世清歡,清寧淡雅。寫一段真切留白,溫暖隔夜柔情,明媚朝夕。可終究還是歎息,時光漸老,悲歡冷暖越來越多地付之端然與自持。終覺所有的煙火歲月,都不過是花開的歡場,花落的悵然。也知,掩於水波深處的灩瀲,終不是一生都能攥於掌心的情感。且有一天,兀自成為生命中的embroidery factory悲涼與婉娩。總喜歡一個人安然靜坐,任時光的倒影將自己細小的心脈撕碎。雖然,刹那間會擁有著疼痛。諸不知,更是在疼痛中成長。用素簡的心,書寫屬於一個人的獨白,一個人的細水長流。實際上,心脈的撕裂,就是一種蛻化,一次一次的將自己蛻變。以至於,誰也不能侵入心門,再也不打開。

【二】

這世間,總有一些東西你想從此隱忍與埋葬,卻又那麼的心不由己。那年,相識。書盈錦軸,小園香徑,桃花人面紅。別後,夢魂俱遠,芳酒淒涼,憑仗西風,難寫寸心幽怨。到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年華老去,光陰不再。那心頭纏繞的念想,已經在歲月裏釀成了老酒,濃烈而難忘。有些時候,總喜歡獨自摸著青藤,抬頭仰望天空,癡傻的問:這一道風牆,是否可以在往日的舊夢裏縈回,從而落下一瓣素日的溫馨?紅塵的渡口,是否能夠依聲回望,那一世滄桑?於是,痛便是痛了,任由傷口一再愈合一再受傷,一再流淚。然,這世間,終是一場浩大的盛筵,聚了,散了。就好比美麗的煙花,瞬間消失。抑或是一場春夢了無痕。直到有一天,驀然想起,才如同深深的印痕,已經刻畫。呵,這種刻畫,是彼此深諳的坦然和沉靜。且無須道破,無須迎合,也永不會落幕。若能銘記那些鱗次櫛比的一刻,即便風雨疏離,剝蝕了最深的相逢,只要心在夢在,又何以歎息此生糾結與遺憾?多想站在雲水之湄,讓風吹拂裙裾,讓環抱的青山包裹著微潤清苦的wset課程蓮心。從而無嗔無歎,就這麼簡單行走,簡單行走……

【三】

聽一曲清歌,月色的思念,細數流年。光陰的手,將流年逝水的分秒匆匆,且匆匆行駛。欲似把人心弄得零亂。用人生最枝節的語言去寫就繁華樓宇默然轉身的過程,一路上不要有遺落迷離的憂傷。用最纖細的指尖劃破時光之田,用最精致的句式描述花開蔥蘢,筆揮翰墨,殘詞半闕停泊在疲憊的雙肩,縈繞在夢的簷梁上。錦瑟的心事,在年華裏老去。不了的完結,永遠綁縛心中。然,隱喻著紅塵煙火,誰與誰的宿命是你一生的擦肩而過?歎了這世間,如此涼薄。姿意的徒留來去的清影,那些日子,在心底種下菩提,落以珠淚。從此,將漫卷的情愫,隱忍在無人得知的形骸……歲月的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洪流,彈指之間,其本真便成了永恒。那些居於表像枝節,逐漸隱匿消失,抑或銘心。大抵,都是這般循環輪回。固然學會了凝重,可終究逃不過那些心亂的繁蕪。生命中,所有的枝節,畢定都不會開花結果,只僅僅是曾經擁有,便深入了骨髓。年月光景,瞬間隱沒紅塵,從此不再提及……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