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永不離棄的夙願


很安靜的,把自己放置於世外,偽裝成一塊岩石,心,卻是纖細的,每天,都在細數著光陰歲月。看,過往的流年。

身邊是蒼勁的風聲雨聲,為我披了一層厚厚的塵埃。雷電交加,蒼老了我的容顏。壓下煩躁的不安,去容納那些散碎的零落。一些黴暗的樹陰,顫慄著,在荒野的風中遺落,為我灑下一地的落寞。如花的容顏被風霜一點一點的蝕,日復一日,往日青蔥的嬌靨,柔軟的心事在光陰蹉跎裏盡皆埋沒。

把自己藏置於一個安靜的,無人的角落,那裏,也許才會有熏香的風,和彩色的雲朵,就在那裏,為你靜靜的盛開,然後,靜靜的營養素凋落。若果,奈何橋上的孟婆湯,不能抹去曾經的記憶,那麼,我會為了續下前世的那一份約定,留在今生尋你,縱使尋你是一個漫長的,漫長得沒有盡頭,或許,經年的風霜會將我的容顏漸變蒼老,我依然會以初始的姿勢,尋你,一直到滄海變成荒漠。

於是,我從容的尋你,不管它那滿園的風光,還有那蝶舞鶯啼,醉花醉月,依然繼續著我不變的堅韌和執著,獨守著那一方寂靜的角落,錯過了一季又一季,錯過了一個輪回又一個輪回,縱使一錯再錯過,尋你的念頭,我依然未變。

在尋你的人流中,有多少個陌生的面孔匆匆而過,各自在各自的角色裏演繹著各自的傳說,而我依然從容淡泊,在尋你那漫長的歲月,能有誰與我而共?你的身影依然在我千年的尋找,相隔了幾世,依然模糊。我將那模糊的身影深深篆刻進心裏,只為驅走,千年的寂寞。

我靜靜的尋你,於我粗糲的如岩石般的身軀慢慢枯萎,漸變成柔軟。等待與尋你,是一個寂寞的花期,無論世事如何,我依然在過往的旅遊業香港人流中尋你,我會把你前世的微笑,留下的所有涼薄,所有的誓言,收卷打包,在尋你的日子裏,繡一條千裏嬋娟莫讓花好成空的紅絲,留著,祈盼尋著你後,與你並肩執攜白首,了結濡沫江湖永不離棄的夙願。
PR

雪中遐思


潔白晶瑩的雪,如白梅、如絨花,紛紛從天空飄落,把幸福撒向大地,把希望拋向萬物。

心隨著飄飛的雪花柔柔飛起,美麗的小天使,你的降臨是為了我們的赴約嗎?朵朵燦爛、朵朵美麗,漫天的雪花是你的相思嗎?

仰起臉,任雪花盡情親吻,因為瞬間,你就會為愛而化成春天。

還是這樣飄雪的日子,在火紅的梅樹下,你悄然而落,在耳旁低語,學一株梅吧,盡情綻放生命的美好。

從此,平凡的日子有了希望,有了期盼,飄飄的nuskin雪花,在夢裏與你相見,還有一樹紅豔豔的梅……

寒風吹皺了多情的雙眸,一滴淚打濕了距離……

你的純潔、善良,是我一生的嚮往,你的輕輕飄落,一下子就能抵達蒼白的心靈,“千樹萬樹梨花開”是你給大地的饋贈,我用雙手承接你的旅業最新消息美麗。

雪,悄無聲息,簌簌落地,朵朵敲打在心上,白雪落地花有聲啊!

與你一起融化成春天,去看田野……

誰以微笑,淡了流年


青春搖曳,如枝頭的花事,瞬間便沒入林苑。時光,如涓涓細流,漫上流年,一去不復返。誰以默然,輕歎日月周轉。誰以微笑,淡了這似水流年。

————題記

流年,靜水流深,是一場自我修行的旅程。我們在這場修行裏,歡樂與淚水並存,失敗與成功並行。人生,雖充滿了劫難,我們卻始終仰望著陽光新加坡旅遊的方向,將歎息擁入身後,前行無悔。

不管怎樣,人,都要老去。有悲傷,亦有遺憾。時光,將稚嫩的容顏打磨成鬢髮翻飛的蒼老。歲月,將天真無邪的心靈淋漓成傷飽經風霜的滄桑。多少的期望,煙消雲散,多少的幻想,不復重來。

走在流年的路上,我們背負了太多的無奈與力不從心,背負了太多的嘲諷與憂傷。曾經,我們傾聽內心的召喚,勇敢揚帆起航。曾經,我們身心重創,在拐角處流連了許久,許久……

眾生紛擾,塑就了不同的人生。有的人,過的迷糊,有的人,過的清醒。不管你是帝王將相,還是草莽人家,不管你是金枝玉葉,還是庸脂俗粉,無一例外的,都是流年的匆匆過客。時光擁著這些迥然各異的人生,餐風露宿,已匆匆若干年。

誰以微笑,淡了流年。

無論世俗的煙火如何薰染,無論命運是如何的多劫,我們內心深處,自始至終都有一個靈魂最初棲息的角落。那最初的純淨,是我們最初文儀用品的模樣。如清風明月,如雨露陽光,溫暖並照耀著我們每一顆傷痕累累的心。

人世間,最蒼茫的莫過於風塵的迷茫,前行的未知。所有的故事都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演繹,所有的人生,都是流年裏的書簽,被打磨上了歲月的顏色,卻一如既往。

人類,雖然坎坷困苦,卻生生不息,繁衍了數千年。那些散落在風塵裏的萬千執念,悄然不知去了何處,唯有歲月的詩行還在淺吟低唱。流年遠去,陌上紛呈。人生的顏色,竟是如此清晰。誰以微笑,淡了流年。

人生,是流年裏一場猝不及防的花事。任你如花美眷,也終是過眼雲煙。花期雖短,卻滋養了無數代人的情懷。那綻放的刹那明媚,更是照亮了多少人前行。即便為了刹那的光輝,付出一生又如何?

誰以微笑,淡了流年。這世上,最感動的,莫過於看似一個貧賤的人生裏卻盛裝著無盡的頑強與勇氣。他們用單薄的雙肩為自己撐起了一方遮蔽風雨健康管理的天空,他們用堅定的信念讓自己的精神永不倒塌。若干情懷裏,我想,這便是人生的立足之本吧。

世上每個人,都是流年裏的匆匆過客。人們握不住時間的沙漏,任時光流走一去不回。不抱怨,不後悔,靜靜的看榮辱得失,韶華逝去,只有這樣,我們方能覓到人生的樂趣,以灑脫的情懷淡泊流年。

誰以微笑,淡了流年……

葵花走失在1978


葵花用身軀與頭顱,每日虔誠地膜拜著太陽。

我是愛極了葵花的,我時常夢想在未來某個階段,能夠隻身前往土耳其馬爾馬拉大平原,一睹在陽光下泛著銅色光芒的葵園神采,在心之所向之地大口吮吸華采,是何等愜意。葵花屬最大的菊科植物,它們目視著太陽,迴圈一周,溫文爾雅地吸收著日光,汲取著信仰。它們或多株生長在某塊空曠的野地,撕扯著長風,挺直著胸膛;它亦可以落單,孤寂地出現在屋後貧瘠的意大利自由行土地,獨自經歷著雨雪風霜。它們可以高大形態示人,亦可生長得嬌小可人。共同的是,這些精靈們始終懷揣著一樣的意念,便是忠誠向陽,摯愛暖陽。

葵花的生活重心在於向陽,而當生活不恰當地懸空起來時,讓人難免鬱悒不安,於是便把葵花的向陽精神借代過來了,以此對抗生活逆境,妙哉。再者,經過積極進取之意的洗禮,終脫離了慌亂境地,幸哉。偶然聽及葵花的花語,念起一段家族過往,崇敬起葵花來。

箱底安放著一塊手絹,它是曾祖母繡與我的。如今攤開它,與葵花同行的過往便沿著歲月的罅隙襲來,我這只小船便久久滌蕩在這洋流中,不肯回航。白色的絲絹上再沒有別的冗雜圖樣,只一朵肆意盛放的葵花,花盤飽滿,花色鮮亮,絲線毫不紊亂,細密中編織出某種難以言表的神隱氣息,竟突地讓我再次肅然起敬。曾祖母去世了一年,她是最愛葵花的喜運佳記憶中,在我知曉這些便是葵花時候,房前屋後已是葵花遍佈,而從外婆那裏得知,這片燦爛的葵花竟然走失過,而後又繁盛起來。

我始終是無法將葵花的走失復述詳盡的,唯有跟隨歲月慢慢倒退,讓那段時光哼出走失的哀歌。

1944年,曾祖母遇上了前來抗戰的遠征軍某連連長,英勇的連長與曾祖母墜入了愛河,興許曾祖父先是愛上了那片曾祖母親手栽種的葵花的燦然。而後,當地的抗戰勝利,卻又逢土匪動亂。土匪們是無論如何也看不慣一個異鄉人在自己地盤上生活的,更何況他是抗戰勝利的連長,更何況曾祖母家又冠有地主之名。當無數杆槍齊對曾祖父的胸膛時,曾祖母用女人最柔情亦最堅定的眼神讓曾祖父作離開狀。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相愛的人四目相望卻是用來別離,而前提卻又是以生命作擔保。匆匆的告別,匆匆的許諾,匆匆的時光送走匆匆的愛人。我想像不出曾祖父拿著那塊離別時塞到自己手裏的繡有葵花的手絹是什麼感想,我只知道,如今緊握手絹的我,已是淚眼滂沱,因為知曉故事結局,又因為是穿梭在歲月逆流之中,所以無能為力。

而後,曾祖母一人拉扯外婆,未再改嫁,她時常神情沉鬱地繡著一朵又一朵的葵花,房前屋後的葵花依舊燦爛地開著,卻又像是在等待什麼。終於,時間來到1975年,外婆30歲那年,曾祖父回來了,這是家人第一次相聚,卻也得知曾祖父已另成家室。且不談論那個年代一夫多妻的生活態度,我知道,曾祖父是深愛曾祖母的,且那是深愛,不然不會書信來往,不然不會回鄉探親抱頭痛哭,以至失聲以至無力。曾祖父攤開那塊葵花手絹,曾祖母笑了。後來,曾祖父回去了,因為責任,畢竟那邊還有同度人生幾何風雨的妻。曾祖母未挽留,只是又拿一塊繡有葵花的搬屋手絹放在曾祖父手裏。

1978年,房前屋後的葵花竟有些病怏怏了,而後,得知曾祖父病逝。曾祖母瘋狂將那片葵花砍倒在地,歇斯底里地哭喊著,將自己淹沒在葵花的身軀之下。葵花,走失了。

幾年之後,屋後又長出葵花,曾祖母又種下了它們。那顆永不逝去的愛人之心在與歲月抗衡之後,依舊堅貞,依舊燦爛,如同繁盛起來的葵花,體諒過時光的破碎,就越發珍惜起美好的寶藏。野生葵花的花語如是說:“投緣之人便可成理想情人,終成終生伴侶。”而非野生的葵花花語又是:“忠誠熾熱的愛。”我想,曾祖母一生便也應了這花語,又或者,曾祖母便是這葵花的化身,傾盡一生,愛得炙誠。

葵花走失在1978,我將自己硬性從這段往事中抽離出來,只因我怕渾濁的淚弄濕曾祖母留給我的葵花手絹,我小心疊好手絹,終是放抵箱子。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


摟著一縷和煦的風,看那春天的第一滴露水從柳梢墜下,覆了我心中的憂愁與感慨,泛起我心海中的點點漣漪。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曼妙的舞姿,悠揚的驗窗琴聲,在我心中的扉頁譜下八音的樂譜,奏出那自由的音符。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那旋律又像一曲秋的笙歌,淒清而悠遠,飄零似落葉。我在想,此時北京的香山,是否又迎來滿山的丹紅?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坐在開往遠方的城野醫生火車上,望著遠去的風景,就像人生的旅程般,哪一面都是不同的景致。又是誰說,一段旅途的結束,又是另一段征程的開始……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像一首《長恨歌》那樣情深意遠,又像《梁祝》那樣淒美哀怨,即使是殘酷的現實也能從筆下綻放出神話般的詩意。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不用華麗的詞藻或者絢麗的新奇,只要能唱出我們這一代的自信,唱出我們一起亙古不變的記憶。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那種只屬於我們這些少男少女們的旋律,沒有一切不美好的東西,記錄下的是我們心中的悸動,和那些令我們感動的而早已忘記的沉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又似一曲《霓裳舞衣曲》,那些愛與恨的鼻敏感交織,生與死的交替,就像一場瀟湘的雨,撒落在心靈的邊際。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